杭州ktv夜总会有太多无奈

没有钱,就没有办法给爸爸请律师,也没办法给妈妈交医药费。可是她真的不会喝酒,从小到大,只喝过一次葡萄酒。
    “好了,一分钟到了,你做个选择吧”吴晓杰看着柳依晴漫不经心的说道,其实他知道柳依晴一定会喝掉这三杯酒的,因为要是不在乎这份工作,那她在自己一开始提条件的时候就走了,而不是在这里纠结。
    柳依晴咬咬牙,心想不就是三杯酒嘛,没什么大不了的,一会喝完酒就和经理请假,今天早点回去,也不至于闹出什么事。
    于是拿起一杯酒就喝起来,其实她不知道的是,这种酒酒劲很大,连吴晓杰这种常喝酒的人都不敢一次性喝三大杯。
    酒刚入喉,柳依晴便觉得一股极其辛辣的感觉传遍喉咙,可是没有办法,只能皱着眉头,坚持喝完。
    才喝完一杯,柳依晴就剧烈的咳嗽着,好像嗓子里要着火一样,灼热难忍。可是没有办法,还有两杯,她咬牙拿起第二杯,众人顿时叫好,吴晓杰以一种势在必得的眼神看着柳依晴。^_^
    这时一直没有抬头看她的冷天阳冷冷的目光扫射过来,可是看到她那张脸时一下就愣住了,确切的说是看着她的眼睛愣住了。
    那是一双明亮、清澈的美丽眼眸,清纯的眼神中带着几许无辜,几许害怕,几许无奈,几许坚强,和记忆里那个人的眼神重合,曾经他身边的那个人也有这样一双眼睛。
    当冷天阳回过神时,柳依晴已经拿起第三杯酒喝了起来,看着柳依晴清纯、美丽的面容,心想:终究不是她,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
    想到这,冷天阳拿起一杯酒猛地灌了一口,入口的辛辣让自己暂时忽略曾经的痛,也忽略喝完三杯酒摇摇晃晃的柳依晴。
    柳依晴喝完酒后,觉得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摇晃起来,她知道自己这是喝多了,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,和经理请假回家。
    “先生,三杯酒我已经喝完了,今天的事真的很抱歉,我以后会注意的,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 ”柳依晴很庆幸,虽然有些头晕,但神志很清醒。#_#16088754
    “依晴啊,我说的你已经做到了,当然可以走了,可是你喝了这么多酒,这里人又这么乱,难免会遇到坏人,这样吧,正好我也准备走,我顺便把你送回去。”吴晓杰说完便扶着柳依晴的身体向包厢外走去,同时手在柳依晴的背部轻轻地抚摸着。
    “这位先生,谢谢您的好意,我自己可以回去,不用麻烦您了。”柳依晴感觉到后背上那只不安分的大手,心里浮起一丝屈辱和恶心。挣扎着想要摆脱那双令自己恶心的手,即使没有遇见过这种事,但也感觉到不对劲,她知道自己不能和他走,一旦自己和他一起走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她不敢想象。
   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,身体软绵绵的,根本使不上力,更别说想要摆脱身旁这个男人的魔爪了。夜总会的工作服衣领很大,原本刚好遮住春光的衣服在挣扎间,已经隐隐露出了乳沟,只要衣服再向下一点,就可以看见她的酥&胸。
    吴晓杰看到了这么勾人的画面,更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要把怀里的女子弄到手,好好享受一番,一想到自己今晚可以一品美人芳泽,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柳依晴向外走去,同时,一只手滑到柳依晴的屁股上,不轻不重的揉捏了一下。
    “啊…”柳依晴害怕的大叫一声,她没想到自己真的遇见了这样的人,只觉得既羞愧,又不安,她挣脱不开吴晓杰的钳制,只能放下尊严乞求。“先生,请你放开我,我还有工作要做。”
    “没事,我会和你的经理打招呼,她不会找你麻烦的,而且在这上班,不就是想要多赚钱顺便钓凯子嘛,你放心,这两点我都可以满足你。”到手的尤物怎么可能让她飞了,吴晓杰认为到这种地方工作的女人都一个样,既想要钱,又不想让人知道她们是怎么得到这些钱的,说白了,就是虚伪。
    “先生,求求你放开我,我自己可以走,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生。”柳依晴知道他把自己看成了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要的人,可是她不是,她只是想靠这份工资来救爸爸妈妈。^_^
    听到她的话,吴晓杰大笑一声:“不是我想的那种人  那你是哪种人  嗯  我知道,你不就是想要钱吗,放心,只要伺候好我,钱少不了你的,如果今晚你能让我满意,我可以让你做我的情妇,以后,你都不用再来这种地方上班了,你想要穿金戴银、拿名牌包包、开名车、住豪宅,这些都不是问题,怎么样,是不是现在特别想跟我春宵一度啊,过了今晚,恐怕你要求我包养你了,哈哈。”
    听了吴晓杰的话,柳依晴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,她的父母把她教育的很好,虽然她热情开朗,拥有很好的家世,有很多的追求者,但在感情生活方面还是一张白纸,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。
    柳依晴知道自己挣脱不开,只能开口向这位令她恶心的男人求救:“这位先生,求你放开我,我真的不是那种女生,我不要和你走,我也不要你的钱,更不想做你的情妇,求求你放我走把。”
    听了柳依晴的话,吴晓杰觉得面子里子都没了。向来只有他拒绝女人的份,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女人敢拒绝他,顿时气急。“妈的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。”说完更是用力地拖着柳依晴向外走。
    “不要,我不要跟你走,你放开我。”柳依晴在慌乱中摸到桌上的酒杯,顾不得三七二十一,拿起酒杯向吴晓杰头上砸去。杯子砸在吴晓杰的头上,最后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。酒水顺着他的头发流到了他的脸上、身上……
    吴晓杰气急,从来没有女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,当着众人的面泼他一脸一身的酒水,当下扬起手给了柳依晴一耳光,顾不上保持自己的形象,开口大骂。“妈的,给脸不要脸,居然敢这么对老子,老子今晚就是要定你了。”#_#16088754
    “啊…”柳依晴被打倒在地,害怕不安席卷了她,她知道今晚如果没有人救自己,她难逃厄运。
    在今晚包厢里的众人吃饭聊天时,柳依晴了解到这些人虽然都很有来头,但他们更害怕那个深沉、冰冷的男人,他虽然很少说话,但大家却不敢忽视他,甚至对他很恭敬,他们叫他“冷总”。
    包厢里的众人明显在看热闹,更别提会有人为他求情,唯独那个冷漠的年轻男人仿佛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一样,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们。
    虽然把她忽视的彻底,但柳依晴仍然抱着很大的希望,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只要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抱有看热闹的心态就是好事。
    柳依晴在心思电转间,已经做好了决定,她今晚必须赌一把,赌他能够救她,如果赌赢了,她今晚就安全了,至于赌输了,后果她不敢想象,所以她不能输,一定不能输。
    柳依晴快速的爬起来,来到冷天阳的身边,开口祈求。“先生,不,冷总,求你救救我,我真的不是那种人,我只是普通的服务生…”柳依晴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。^_^

2019年11月15日 01:58
浏览量:0
收藏